Paper Fragments
Paper Fragments

装置“纸碎” @米兰国际艺术中心,2017年8月

 恋人们啊,有的时候我们沉默不语的坐在一起,大多数时候是向彼此不停地分享着生命过去的点点滴滴,分享着关于爱情、哲学、艺术的领悟。我们开始拍摄彼此和书写彼此,在4个月的时间里拍摄了几百张照片,写了十几万字,它们构成了一段对于我们爱情的描述和记录。然而恋爱是破碎的,凌乱的,是非理性的,碎片式的。恋爱中的语言是转瞬即逝的,感情是瞬息万变的。恋爱是非线性叙事,没有逻辑的,我们对于恋人的构想也是一个虚幻的,构建在零碎的片段上,在不可靠的回忆上,是一个杂乱无章的融合体。这些记述是不可靠的。本装置的灵感来源来自罗兰巴特对于爱情、语言和摄影的描述。

恋人们啊,有的时候我们沉默不语的坐在一起,大多数时候是向彼此不停地分享着生命过去的点点滴滴,分享着关于爱情、哲学、艺术的领悟。我们开始拍摄彼此和书写彼此,在4个月的时间里拍摄了几百张照片,写了十几万字,它们构成了一段对于我们爱情的描述和记录。然而恋爱是破碎的,凌乱的,是非理性的,碎片式的。恋爱中的语言是转瞬即逝的,感情是瞬息万变的。恋爱是非线性叙事,没有逻辑的,我们对于恋人的构想也是一个虚幻的,构建在零碎的片段上,在不可靠的回忆上,是一个杂乱无章的融合体。这些记述是不可靠的。本装置的灵感来源来自罗兰巴特对于爱情、语言和摄影的描述。

Paper Fragments
 恋人们啊,有的时候我们沉默不语的坐在一起,大多数时候是向彼此不停地分享着生命过去的点点滴滴,分享着关于爱情、哲学、艺术的领悟。我们开始拍摄彼此和书写彼此,在4个月的时间里拍摄了几百张照片,写了十几万字,它们构成了一段对于我们爱情的描述和记录。然而恋爱是破碎的,凌乱的,是非理性的,碎片式的。恋爱中的语言是转瞬即逝的,感情是瞬息万变的。恋爱是非线性叙事,没有逻辑的,我们对于恋人的构想也是一个虚幻的,构建在零碎的片段上,在不可靠的回忆上,是一个杂乱无章的融合体。这些记述是不可靠的。本装置的灵感来源来自罗兰巴特对于爱情、语言和摄影的描述。
Paper Fragments

装置“纸碎” @米兰国际艺术中心,2017年8月

恋人们啊,有的时候我们沉默不语的坐在一起,大多数时候是向彼此不停地分享着生命过去的点点滴滴,分享着关于爱情、哲学、艺术的领悟。我们开始拍摄彼此和书写彼此,在4个月的时间里拍摄了几百张照片,写了十几万字,它们构成了一段对于我们爱情的描述和记录。然而恋爱是破碎的,凌乱的,是非理性的,碎片式的。恋爱中的语言是转瞬即逝的,感情是瞬息万变的。恋爱是非线性叙事,没有逻辑的,我们对于恋人的构想也是一个虚幻的,构建在零碎的片段上,在不可靠的回忆上,是一个杂乱无章的融合体。这些记述是不可靠的。本装置的灵感来源来自罗兰巴特对于爱情、语言和摄影的描述。

show thumbnails